朔州視聽網

保護野生動物就是保護人類自己 ——兒童文學《小花臉》帶給我們的思考

來源:山西日報編輯:2020-03-16 查看數0

新冠病毒對人類生命的肆虐和威脅,正在引起人們從思想深處對保護野生動物的反思和自責。希望出版社新近推出我省著名作家郭萬新的兒童文學《小花臉》或許可以回答,為什么有些人不放過與我們休戚與共的野生動物?為什么人類不能對自然界的生命以禮相待、和諧共處?

保護野生動物就是保護人類自己——兒童文學《小花臉》帶給我們的思考

《小花臉》是一部長篇兒童小說,講述了一個別具特色的鄉村故事,并發出一個現實的拷問:人類如何與大自然及野生動物和諧共處?

“北京少年”李帥帥,小學畢業回到老家村莊過暑假,在月光如水的田間西瓜地,遇到一位神秘的小花臉(狗獾),并由此發生了一系列柳暗花明、峰回路轉的離奇故事。小花臉那么虛幻,那么真切,和李帥帥小心翼翼地拉近著彼此的距離,雙方通過主動示好和努力親近,最終成為友誼純真的朋友。但面對利益驅動下獵戶二大伯與城里“老朋友”的勾結與密謀,李帥帥又無能為力,眼睜睜看著小花臉被推向毀滅的邊緣。故事通過一樁源自私利的丑惡交易折射出人性的善惡,詮釋了最寶貴的友情和頑強向上的生命真諦。

舊歷年前,我有幸先于《小花臉》面世之前,提前拜讀了該書的印前清樣。部分章節段落因為精彩有趣,反復研讀依然愛不釋手,并在作家筆下那些溫暖而寓意深刻的文字里,讀出了淳樸的鄉情和友誼的要義,領悟了人類與自然界及野生動物和諧相處的生命真諦。

細思《小花臉》中寫景狀物及場景再現的筆觸和閱讀感受,絕離不開作家深入生活、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的深厚功力積淀。據作家所述,創作這本書之前,除了來自兒時農村生活的經歷,以及前期創作《笨笨的流浪》時對小動物觀察分析積累的豐厚體驗,他還多次就狗獾的相貌體態及生活習性深入鄉村向獵戶采訪請教,占有了第一手詳實的素材。所以他的敘述才會如身臨其境般真實具體,充滿現場感和生活氣息,為讀者展現了一個人類久違的神秘朋友——小花臉的生動形象。

再如桑干河谷直擊小花臉一家團聚的感人場景,由此不難看出,郭萬新及其筆下的李帥帥對家鄉田野的熱愛和親切之情,以及動物朋友小花臉對人類代表李帥帥日趨加深的難得信任,反映了作家對重現美好生態環境的深情厚望。

除此之外,那字里行間分明還滲透著一個作家對家鄉建設良性自然生態環境的深情關注,以及對生于斯、長于斯的家鄉昨天、今天和明天的深度思考,體現出一位優秀作家的寫作自覺、使命擔當和社會責任。

的確,深讀《小花臉》,不啻為一次關于人與自然和諧共存的深層解讀。故事幽默風趣而又令人感傷,啟迪人心,抒寫了一曲友誼和生命的悠遠歌謠的同時,也叩問我們的內心:城市與鄉村,我們該如何詩意地棲居?青山綠水逐漸回歸,面對同樣回歸的小動物,我們該如何與之和諧相處?如何確保不再出現保護與再傷害艱難斗爭的痛心局面?

在作家筆下,獵戶二大伯“招認”了過去一段時期,一些城市或農村人對自然界野生動物一次次侵害的事實。由此引發讀者深思:其實許多時候,人類并非蒙昧無知,卻為一己私利,或滿足某些個人欲望,不惜冒險而苦苦相逼,卻要找出這樣那樣堂而皇之的理由以掩飾其罪。好在遇上了良心發現的少年李帥帥,他與小花臉的交往情節中,小花臉由本能的戒備到反復試探,直到“篤定地乜斜李帥帥,看它樣子并不那么慌張了。”作家飽蘸深情的筆墨,運用詼諧幽默的語言,生動地描述了李帥帥和小花臉近距離交流的有趣場景。李帥帥深切感受到,憑借一己之力,竟能在薄涼的世界里為生命注入一絲溫情,并由此和小花臉在不斷接觸、交流中結下了深厚的情誼,進而感受到了自然界一切生命的美好。這樣的文字,也使讀者心中激蕩起一股溫情的暖流。

孰料,小花臉的生命卻再次受到嚴重威脅。這一切,都是在李帥帥全然不知的情況下進行,而施以“暗算”的始作俑者,卻是執迷不悟的獵戶二大伯。面對慘狀,李帥帥由難過轉為憤慨,特別是真相確認后,“剎那間,二大伯可親可敬的長者形象,在李帥帥心目中轟然崩塌!”他“看得驚心動魄……發現噓噓(小花臉的名字)松口甩開了鐵夾子,立起身子呼呼喘氣,又舔舔嘴角的血痕。它朝李帥帥定定地凝視了幾十秒,眼神似乎變得有些柔和,充溢了一汪情感復雜的哀戚。短暫的一剎那間,四下里驟然無聲,一片死寂,仿佛潮悶的空氣都凝固了。”

“……下一刻,只見噓噓扭轉身體,低下頭重新張開嘴巴,冷酷地一口咬死它的腿傷部位,斷然決然地牙關一緊,隨著骨頭咔咔碎裂的聲音,它的傷腿硬生生地從腳踝處斷為兩截,斷口的白骨參差,血流如注……噓噓自由了,只是自由來得那么壯懷激烈……李帥帥懵在那兒,渾身虛脫,腦海一片空白。稍過片刻,天上飄下淅淅瀝瀝的秋雨,冷颼颼打在他的臉上,分不清雨水還是他的淚水。”

小花臉自由了,這一定是每一位有良知讀者都希望的結局。但是,不得不說,面對復雜面孔下的復雜人性,小花臉的悲慘自救,除了它本能的求生欲望之外,何嘗不是在向人類的惡行宣戰,何嘗不是在捍衛它們應有的生存權利!

記得我前不久看過某篇文章中的一句話,讀后思索良多,轉述于此并加入了我自己的理解:現實生活中,人與自然沒有絕對的中心,也沒有絕對的和諧,更沒有絕對的勝者,雙方總是在主客體的不斷轉換中豐富著彼此的內涵,進行著或深或淺的交互,改善著各自的生存環境。

確實,再一次反觀當前的疫情形勢,我想,人們應該從《小花臉》中得到啟迪:請多還自然一份溫情,也請給自己再留一次覺醒的機會!畢竟,保護野生動物就是保護我們自己!

文字:唐希忠

用戶評論

已有0人評論,0人參與
    幸运农场4中3 体彩河北11选5任五遗漏 秒速时时彩开奖网 六合一码单双中特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遗漏数据 湖北30选5开奖奖结果 ds平台娱乐 山东时时彩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河北快三走势图怎么看 网上河内5分彩金尊平台 im直播竞猜 足彩九场半全场 河北11选5任五最高遗漏 冰球突破拉分技巧 娱乐平台加微信送彩金 湖南幸运赛车颜色 浙江20选5奖金计算器